Model 3购置半年就掉漆?特斯拉或在中美两遭遇集体诉讼

发稿时间:2021年08月01日 00:25

小说排行男子新婚未满一年强奸岳母 台湾屏东1架轻航机降落不慎撞地致2人受伤pFOTm2018年辽宁省纱产量为4.37万吨 同比下降14.15%

http://img95.699pic.com/photo/40156/5981.gif_wh300.gif?48788

    一只鸭子,两位老人引发的剧情一波三折

    鸭子到底谁家的?丽水两位老人争执不下几经周折,民警找来鉴鸭师鉴定

    一只鸭的归属问题,让丽水市莲都区公安分局碧湖派出所的民警调解了好几次。

    “从过年调解到现在总算圆满解决,事情虽小但故事值得讲讲。”昨天,民警朱智侠向钱江晚报记者讲起了这个故事——

    老汉李某发现自家鸭子少了一只,而在同村另一户张某家看到这只鸭子,于是私自将鸭子抱回去引发纠纷。民警调解时,称他将鸭子买下,钱让双方平分,遭到拒绝。无奈之下民警让鸭子自行找家,去谁家,鸭子就归谁,由于这其中有人作弊调解失败。民警为此从菜场里找来了鉴鸭师,鸭子鉴定成功,终于确认归属,是老李的。没想到几天后,村里的养鸭大户说家里多出了一只鸭子,经辨认,是老张家的。

    事情经过一波三折,终于圆满解决。

    鸭子到底谁家的?

    两老汉为此事报警

    丽水市莲都区碧湖镇下赵村的老汉张某今年70岁,平时在院子里养了几只鸭子。老汉李某今年60岁,也养了几只鸭子。两老都没和子女住在一起,是远房亲戚,平时关系还不错。

    今年2月13日,李某发现他家的鸭子少了一只,到处找都没找到。“老张家也养鸭了,会不会去老张家了?”李某决定去老张家找。

    老张称没见过李某家的鸭子,老李只好悻悻而归。路过老张家鸭栏的时候,老李瞥了一眼,发现自家丢的鸭子就在里面,灰白的鸭毛,短短的尾羽,老李认定那只鸭子就是他家的。

    老李二话不说,把这只鸭子抱回了家。

    两天后,老张发现自家的鸭子少了,想起前两日老李说鸭子不见了,就跑到老李家鸭棚一看,老李家的鸭子没有少,并且里面有只鸭子是他的。

    老张想想气不过,抱起鸭子就往家走,刚好被老李撞见。两人都称鸭子是自家的,但都拿不出证据,相互指着对方叫骂了几句之后,选择了报警。

    民警放鸭自行找家

    有人作弊再惹纠纷

    处警的是年轻民警朱智侠。他把吵得面红耳赤的老张和老李的手拉了过来说:“既然这鸭子分不清是谁家的,要不就这样,派出所今天晚上加个餐,我自己出高价把这鸭子买下,钱你们一人一半。”

    老李同意民警的提议,但是老张说不蒸馒头争口气,别人还以为他倚老卖老占便宜,坚决不同意这一处理方案。

    朱智侠又生一计,把两家人的鸭子都放出去,晚上鸭子回谁家就是谁的。

    这一招似乎得到了两个人的认可,两人在出警单上都签了字。小朱长吁一口气,回到所里。“这个计策是小时候看包公断案学的。”朱警官笑着说。

    没想到次日清晨,老李又打来报警电话。

    朱智侠再次匆匆来到现场,两人又在互相对骂。

    原来前一天调解好回家的老张越想越不对,这鸭子这两天住在老李家鸭棚,难免会和他家的母鸭子培养出感情,这一来“乐不思蜀”不回家怎么办?

    傍晚时分,老张挑了根竹竿,把鸭子赶回了家。老李见鸭子没回家,心里虽然有点不爽,但觉得要尊重鸭子自己的选择,硬生生憋回了怒气。

    2月16日早上,老李听邻居说鸭子是被老张赶回去的,他这火气蹭一下就上来了,又到老张家门口要个说法。

    这老张倒也大大方方承认:“这鸭子就是我家的,我赶回家怎么了?”

    老李于是向警察求助。

    鉴鸭师提供专业意见

    两家的鸭子都有了归属

    两家争鸭子的事情全村都传遍了,好多人都来围观。人群中,也有人问张李二人自家的鸭子有啥特征。

    老张说,自家的鸭子小时候背上点了黑漆,长大了背上有块毛是灰的。老李说自家的鸭子修过尾羽。

    民警朱智侠又想出一办法,他找来菜场卖鸭子的老板作第三方鉴鸭师,让他根据经验判断一下鸭子的归属。

    专业的就是不一样。已经卖鸭十余年的鸭老板表示,鸭背上的黑毛虽然判断不出,但是鸭子剪过尾羽这一特征可以一眼看出来的,据此他判断鸭子是老李的,于是民警把鸭子交给了老李,老张也就无话可说。

    本以为事情就此结束,不曾想,后来老张家的鸭子也找回来了。

    村里的养鸭大户老杨给民警打来电话,称他家里多了一只鸭子,应该是老张的,因为背上点了黑漆。最后在民警的见证下,老张将鸭子赶回家中。

    这场因鸭子引起的纠纷终于圆满收尾。

    本报记者 盛伟 通讯员 李晨

    盛伟

    何春枚背婶婶出门晒太阳夷宣摄

    中新网宜昌2月22日电 (夷宣)湖北省宜昌市夷陵区下堡坪村,何春枚是出了名的“好媳妇”,除了照顾公婆,还要照料叔婶。从1996年到如今,已经20多年。

    张宗梅自幼聋哑且患有轻微精神障碍,1996年其子发生意外事故不幸身亡,张宗梅精神抑郁到生活不能自理的程度。身患劳疾的丈夫赵长志一边种田养家糊口,一边照顾重病妻子,日子过得异常艰难。

    刚嫁过来不久的何春枚看到叔婶一家的遭遇后,心里很不是滋味。一天中午,她来到老人家里,看到叔叔在田里干活未回,婶婶躺在床上无人照顾,便赶紧回家端来饭菜,一口一口喂给婶婶。看到老人吃得香,何春枚萌发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何春枚和婶婶 夷宣 摄

    回到家后,何春枚跟丈夫赵春云商量起来。那时何春枚的女儿刚出生不久,家里还有两个老人要照顾,但丈夫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何春枚每天6点多就下地干活,中午做饭,叔叔吃完后再把饭带给婶婶。何春枚每两天还去帮婶婶洗澡、梳头、清洗衣服。

    一开始,张宗梅对何春枚的“亲密”照顾是抗拒的,有一次还踢了何春枚。但何春枚最终得到了张宗梅的接纳,见不到何春枚,还会发脾气。

    1998年,叔叔因病住院,丈夫要去医院做陪护,家里的重担全部压在何春枚身上。干两份农活、照顾两家老小……谈起那段日子,何春枚感慨万千,但她始终没有半点埋怨。

    何春枚为婶婶理发 夷宣 摄

    2017年4月,叔叔因病去世。为了方便照顾,何春枚夫妇将婶婶接到自己家中,并在乡政府的帮助下新建了房屋,购置了新床和轮椅。

    为了让婶婶睡得舒服干净,何春枚每晚隔两三个小时就要起床,帮婶婶解手、换尿布,“刚开始确实睡不好、起不来,但慢慢习惯了就好。”

    “习惯了就好。”一年365个夜晚的坚持,何春枚说得轻描淡写。(完)

  

来源:administrator  责编:热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