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时尚 > 特朗普宣布进入“紧急状态”民主党会如何反制?

天涯猫扑

编辑:新元素113号、115号、117号、118号的中文定名… 邓肯还怎么复出? 2021年07月31日 22:46
天涯猫扑____

齐鲁晚报2019-02-23

“90后”小伙戴了一天耳机,连睡觉也没摘下,第二天一早突然发现听不见了……以前突发性耳聋多见于中年人,可现在正频频降临到青少年身上。戴耳机时间过久、熬夜、压力过大等,正逐渐“谋杀”着年轻人的听力。专家表示,有些听力损伤是不可逆的,平时一定要注意对耳朵的保护,出现异常应及时就医。

学业繁重家教太严

初二女孩突发耳聋

上初二的燕燕有段时间总觉得一只耳朵闷闷地听不清楚,被妈妈带到医院就诊。“孩子耳朵里有不少耵聍,给清理干净以后,孩子还说听不见。”济南市中心医院耳鼻喉科聋儿语训中心主任韩晓攀为其做了一系列检查,燕燕被诊断为突发性耳聋。

“孩子学业比较繁重,又有来自家庭的压力,长期以来精神压力过大。”韩晓攀说,问诊期间,孩子突然崩溃大哭,不停地控诉妈妈要求太严格。与燕燕一样,13岁的强强刚上初中没多久,就感觉耳朵十分闷堵,听力测试显示低频下降,也被诊断为突发性耳聋。

据介绍,一般年轻的耳鸣耳聋患者多经历过比较严重的精神压力时期。比如,不少白领反映耳聋前曾连续加班,感觉十分劳累,学生患者多表示在考试前有熬夜的经历。

23岁的露露是一名在读研究生,有一天她觉得耳痛伴耳鸣,经检查被诊断为“右耳神经性耳聋、急性中耳炎及咽鼓炎”。尽管症状经治疗缓解了很多,但她右耳的听力还是有一定损伤。露露想,这或许跟自己爱用耳机听音乐有关。“一天至少要戴耳机听三四个小时歌,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耳聋。”露露说,发病前半个月,因学业和家庭压力,她曾一度情绪焦虑。在得知神经性耳聋不好治疗后,露露十分后悔以前的行为。

戴耳机听歌看似享受

其实是慢性接触噪音

山东省耳鼻喉医院听觉植入科主任徐磊曾接诊过一名“90后”小伙,平时总喜欢戴着耳机听音乐,尤其喜欢摇滚、电音,“通常一戴就是一整天。有一天连睡觉也没摘下,第二天起来就发现听不见了。”

因为小伙子听不清,徐磊只好提高声音、放慢语速与他沟通。“感觉跟耳背的老年人对话一样。”徐磊说,患者长期戴耳机导致急性听力损伤,经过打针治疗两周左右,听觉最终有所恢复。

“像这样的情况,毕竟是极端案例,并不常遇到。但临床上经常会碰到不少听力下降的年轻人,听力已经和老年人差不多。”徐磊说,这和年轻人喜欢用耳机听歌、长期接触噪音环境有关。

“早年的噪声污染都是来自制造车间、纺织厂等噪音比较大的工厂,比较容易意识到,现在的噪声污染慢慢都变得隐秘了,就像戴着耳机看电影听音乐都认为是享受,其实是慢性接触噪音。”韩晓攀认为,虽然这不至于马上耳聋,但长期下来会对听力产生慢性损伤。

“以前突发性耳聋多见于四五十岁的中年人,现在青少年越来越多。”近年来,韩晓攀明显感觉突发性耳聋的年轻化,二三十岁的年轻人能占到30%。突发性耳聋的患者越来越多,与生活节奏越来越快、生活压力加大不无关系。

精神紧张睡眠障碍

或是诱发突聋主因

“突发性耳聋主要表现为单侧听力下降,有人也会伴有恶心、呕吐、眩晕等症状。”山东省千佛山医院耳鼻喉科副主任医师于淑东说,突发性耳聋的原因目前并不明确,但普遍认为可能与病毒感染、自身免疫性疾病、血管病变等因素有关。

精神紧张、压力大、情绪波动、生活不规律、睡眠障碍等可能是突聋的主要诱因。韩晓攀说,从临床经验来看,突发性耳聋患者情绪波动普遍较大,还有一部分患者性格十分内向,容易钻牛角尖。

徐磊认为,长期戴耳机绝对是一种不良的生活习惯,且影响大都是远期的,“比如一个人正常在60多岁才出现听力问题,总用耳机的人可能50岁就会听力下降。”

韩晓攀说,当耳朵出现耳鸣,甚至偶尔听不清别人说话时,说明耳朵已经在对自己发出警告,“该休息一下了”。

据徐磊介绍,耳朵其实是很娇贵的器官,内耳中的毛细胞受损死亡是无法再生的,短期的、暂时性的听力损失,可以通过休息和治疗得到改善。而长期受噪音刺激而发生一种缓慢的、进行性听觉损伤,无有效治疗方法,只能通过助听器,甚至人工耳蜗植入进行补偿。于淑东提醒,一旦出现耳鸣、闷痛等症状,一定要及时到医院治疗。

天涯猫扑___

  原标题:利用客户手机金融知识盲点黑心业务员窃得30余万

  东方网2月22日消息:据《劳动报》报道,利用一部分人对手机金融知识的匮乏,盗窃他人钱财,涂某近期被闵行区检察院以涉嫌盗窃罪批准逮捕。

  2019年,涂某经营贷款业务,专门针对一些急需用钱的客户,通过制作假流水提高借款人贷款额度,帮助他们从各个手机金融App上贷到钱,以此收取50%佣金。慢慢地涂某发现,大部分中老年对手机金融软件不了解,于是动起了坏念头。

  贾女士急需用钱找到涂某,因为不懂操作便将手机交给涂某。其间,涂某让其输密码、人脸识别、录指纹、拍照片。涂某又声称贾女士年纪太大了,贷款额度低,需要“养养”她的账号。通过微信转账了几次几千元做流水,提高借款额度。最后,通过一系列操作在几个金融App里如支付宝、微粒贷、360借条、百度有钱花等共贷得了5万元钱。结束后,贾女士付给涂某2.5万元。涂某再三关照她不要再登陆支付宝和微信否则会影响她的信誉,并把其他几个贷款金融软件如360借条、百度有钱花等App一一删除。

  原来,涂某在帮助客户操作手机时,完成相关的验证和认证等手续后,私下将他们借款额度中的钱打到自己的支付宝或微信账号内。同时,涂某将相关转账及取款记录一一删除。事后贾女士让女儿帮忙看支付宝的情况,在电脑上恢复记录后才发现,原来涂某操作完后又用了“蚂蚁借呗”的贷款额度,并将钱直接转到自己的账号里。

  涂某先后由此窃得了七名被害人的贷款额度,共计30余万元。今年2月19日,闵行区检察院依法将涂某以涉嫌盗窃罪批准逮捕。

上一篇

开源是否安全?大众计划使用开源方式改进车载操作系统

下一篇

广东人工智能与智能制造产业集群初步形成

相关阅读
今日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