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比增长9.8% 对民生漠视

发稿时间:2020年07月06日 05:06

泰安做假证_办(文凭)毕业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毕业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职称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证件✅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中专毕业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本科毕业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大学毕业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离婚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大专毕业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做证件✅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做假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房产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假高中毕业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英语四级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假学历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假出生证明✅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假学位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假土地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假工程师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英语六级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英语专业八级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假公证书✅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存单✅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户口薄✅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证件办理✅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资质证书✅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假营业执照✅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做假毕业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经营许可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假存折✅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英语六级成绩单✅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证件公司✅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结婚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不动产权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假房本多少钱✅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导游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回乡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就业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上岗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营运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准生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技术登记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建筑岗位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电焊工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学历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做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制作证件✅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假普通话等级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证件制作✅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中专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出生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资格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报到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做个证件多少钱✅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焊工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户口本✅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规划师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建造师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质量体系认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教师资格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工程师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消防许可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电工证✅手机·V信:153➢9977➛7226✅fBWU美邦服饰靠卖资产现状还要坚持多久 男子杀2人潜逃

http://img95.699pic.com/photo/40156/5981.gif_wh300.gif?48788

  人们常说,患难见真情。对于峨眉山市罗目镇雷村的雷泽平一家来说,感受更为真切。4年前,雷泽平突发疾病后瘫痪在家,一家人失去了生活来源。此后,雷泽平的7位初中同学每月众筹1400元来帮助他渡过难关。

  夫妻情

  丈夫突发疾病瘫痪

  妻子精心照顾4年

  2月22日,峨眉山市罗目镇雷村3组,周小英将丈夫雷泽平从轮椅上背起,把他移到床上解小便。“他140多斤,我才107斤。”周小英说,一开始根本背不动,还差点摔倒,后来慢慢就习惯了,已经4年了。在她的精心照料下雷泽平也开始有好转。

  今年49岁的雷泽平原本是一名大货车司机,在外面跑运输,周小英在乐山城里打工,一家人的生活能正常维持。天有不测风云。2015年1月5日,雷泽平在家中突发疾病倒下了,昏迷了1个多月后终于醒来,但他下身瘫痪了,智力也受到了严重影响。

  丈夫生病了,家中的顶梁柱倒了。当时,儿子正在读大学,周小英因为要照顾丈夫又无法外出挣钱,雷泽平一家几乎陷入了绝境。

  同窗谊

  7同学伸援手

  每月众筹1400元

  危难时刻,雷泽平的亲戚朋友接济了一些,特别是他的七个老同学在得知情况后,立即伸出了援手。“连建平跟他是初中要好的同学,我比他们低一级。”雷泽平的同学李潘银介绍说,当时大家一商量,就召集了几个同学准备帮助他渡过难关。

  据李潘银介绍,一共有7人,其中有3位是女同学,大家每人每月出200元钱,每个月初按时拿给周小英。“其实,我们这7个同学也都是普通人,有出租车司机,有装修工人,也有待业在家的。”

  “跟雷泽平相比,我们至少是健康的,还可以自己挣钱,如果大家不帮助他,这个家就真的垮了。”李潘银说,他刚开餐馆时生意并不怎么好,最困难的时候,工人的工资也开不起走,但是对雷泽平的帮助从未间断过,甚至还有同学给他额外拿钱。

  如今,雷泽平在妻子的精心照料下一天天好转,大学毕业的儿子也找到了一份室内设计的工作。今年春节前,周小英的儿子主动提出,现在他月收入四五千元,可以负担家里的开销,不再需要爸爸的同学给予的众筹帮助了。

  李潘银介绍说,大家商量后,最后一次性将3个多月的众筹款5500元交给了周小英。“真的非常感谢他们的雪中送炭,帮助我们渡过难关。”周小英说,他们一家人也对未来的生活越来越有信心。

    谭宗远

    近来因为看孙子,跟他咿咿唔唔“对话”之间(孙子不过一岁半,还只能听不能说),不免把自己小时候唱过的歌谣也哼给他听。开始不觉得,可边回忆边唱,慢慢发觉这类歌谣似乎已经久无人唱,也从来没有见诸过文字,说不定哪天就失传了,再也没人提及,就想有工夫把它记下来,留个资料。可我是个懒人,耳顺之年后,更是懒得可以,特别不爱动笔,此事就搁下了。最近有点空闲,觉得再拖下去这事兴许就黄了,始强迫自己坐到电脑前,说什么也得把这篇东西敲出来。

    在歌谣前头,我用了个“唱”字,可能有人误以为这些歌谣都是有曲调有旋律的。其实不然,在我印象中,除了“水牛水牛,先出犄角后出头”这首歌谣是唱出来的以外,其他歌谣都是“说”出来的,跟背书没什么两样。但我特别偏爱这个“唱”字,有言为心声、抒发感情之意;再者,快板书演员、山东快书演员,他们称自己的表演也用“唱”而不用“说”,叫“唱快板”“唱快书”,我在这里用“唱”字,似也说得过去。

    废话说得太多了,赶紧转入正题。我以前写过一篇《儿童的娱乐》,刊发在《北京日报》副刊,那里面提到一些歌谣,这里不再重复。我现在记下的,都是那篇文章中未曾提到的。

    先记一首比较长一些的,形式是顶针续麻,即字头咬字尾,字头字尾读音相同,但音同字未必同。这首歌谣是:

    有个小孩写大字,写写写不了,了了了不起,起起起不来,来来来上学,学学学文化,画画画图画,图图图书馆,管管管不着,着着着大火,火火火车头,头头大锛儿头。

    类似于组词造句,没什么意义,但我们当时唱的时候,高兴中颇带几分自得。考究起来,这歌谣除了后几句外,前头的写字、上学、画图画、图书馆,这些因素还是透露出某种对文化的尊崇的,不纯粹是胡勒。

    还有一个比较荒诞,词是这样的:

    数一数二数老张,老张的媳妇会打枪。枪对枪,杆儿对杆儿,不多不少十六点儿。

    单看每一句都挺明白,搁在一块儿就糊涂了:老张是谁?老张的媳妇是谁?媳妇会打枪,莫非是女土匪吗?她跟谁“枪对枪,杆儿对杆儿”?这都是疑问。这也是个两人以上一块儿玩的游戏,记得是用手指点来点去,但具体玩法也记不清了。

    更不解其意的,是下边这首:

    一米二米三,三三三,星星抖,抖抖星。

    简直不知所云。可像我这么大的北京人,小时候差不多都会唱,意思我估摸也差不多都不懂。多年后,有位北京作家写了篇小说,题目就叫《一米二米三》,里边可能藏有答案,但小说我没读过,还是个不得而知。

    京城的夏天雨水大,一场大雨或暴雨下来,院子里积尺把深的水是常事。我还记得小小的我坐在木盆里,哥哥光着脚推着我,在院子里转圈儿的情形。下大雨的时候,站在窗内或房檐下的台阶上,看雨点儿打在水洼里,水面冒起一个个泡泡,孩子们会高兴地唱道:

    下雨啦,冒泡啦,王八戴上草帽啦!

    连最喜欢水的王八都戴上草帽了,可见雨势之大。不过再大的雨也会收束,当天边扯起一道彩虹的时候,胡同里早就满是大呼小叫玩水踩水的孩子们了。

    跟下雨有关联的,还有这首说锛儿头的:

    锛儿头,锛儿头,下雨不愁;你有雨伞,我有锛儿头。(另一版本:锛儿头,锛儿头,下雨不发愁;人家有雨伞,我有大锛儿头。)

    毫无嘲讽之意,只是跟脑门儿高的人开了个善意的玩笑,所谓谑而不虐是也。

    另一首说锛儿头的,对前额高的人则有些许不敬:

    锛儿头窝抠眼儿,吃饭捡大碗,给他小碗他不要,给他大碗他还闹(一说“他害臊”)。

    好像锛儿头都是抢吃抢喝的主儿,这可真是冤哉枉也,没影儿的事。其实,公认的说法是,锛儿头都特聪明,譬如列宁同志,智力绝对超群。

    那会儿,为了省钱,相当一部分人理发(北京叫“推头”)不去理发馆,走街串户的剃头匠就把问题解决了。他们大抵都背个箱子,里边装着理发工具,拿着个“唤头”,用铁棍儿一拨,发出嗡嗡的响声,告诉人们理发的来了。推个头也就五分一毛,非常便宜。小孩子理完发,光着个脑袋出来,碰见年龄相仿或大些的熟人,就会胡噜着他的光脑壳儿唱道:

    胡噜胡噜瓢儿不长毛儿,长毛儿不叫大秃瓢儿。

    小孩儿一吐舌头,脖子一缩,小嘴儿一咧——嘿儿嘿儿乐了。

    北京的儿童歌谣很不少,耳熟能详的还有“小耗子上灯台,偷油吃下不来”“小小子坐门墩儿,哭着喊着要媳妇”“拉大锯扯大锯,姥姥家唱大戏”……这些歌谣现今仍活在人们嘴里,离断绝尚远,我就不必再啰嗦了。倒是有一首“pia唧歌”,大有消亡之势,很值得记下来:pia唧pia唧pia,摔了个大马趴,得了pia唧病,请了pia唧医生来看病。打了pia唧针,吃了pia唧药,问问官(关?)老爷饶不饶。(按pia,阴平)字句容有残缺,您瞧,是不是有点眼生。

    以上所写拉拉杂杂,有些是现想出来的,并没有给孙子唱过,难免有说错的地方,还望明白人有以教我。如果哪位还记得更多的歌谣,我劝您也写下来,意义就更大了。

  

来源:administrator  责编:热播